從外部環境看中國機器人產業發展

文: | 2017年第一期 (0) | (0)

在2015年世界機器人大會上,李源潮副主席在致辭中提到“服務機器人將成為新的熱點”,從政府高層的角度對服務機器人產業給予認可。高曝光事件將以脈沖的形式刺激消費者對服務機器人的關注。同時,深度學習、移動通訊、機器/儲能小型化三個領域的技術到達臨界點催生服務機器人行業爆發。

隨著國家相關文件的出臺,各地方政府也積極地針對機器人產業進行布局,實施了諸多利好政策;人口、產業結構的調整變化以及兩化融合的不斷推進,也為機器人產業的發展提供了極大的內在動力;于此同時,嚴峻的國際貿易形勢也對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提出了新的壓力和挑戰。鑒于此,本文將立足機器人產業,從政策、經濟、貿易三個方面對機器人產業發展環境進行探討,希望為廣大行業同仁提供參考。

產業政策環境分析
關于機器人產業的界定,目前學術界和業界從不同層面、不同角度、不同學科領域闡述了多種理解和認識,內涵也存在一定的差異。綜合各類機器人的定義及深圳機器人產業發展特點,本文定義的機器人是指基于現代傳感技術、網絡技術、自動化技術、擬人化智能技術等先進技術,具有感知、決策、執行等功能的產品、設備、儀器和成套系統的統稱。主要包括工業機器人和服務機器人兩大細分領域。

機器人作為信息技術和智能制造的典型代表與主要技術載體,已成為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技術發展程度的重要標志之一。伴隨著技術進步,機器人應用也從使其重復簡單的勞動逐漸過渡到人機搭配、人機協調生產、娛樂、教育等,國家先后出臺多項政策進行持續支持(如表1)。

在國內外機器人產業發展的背景下,結合本地實際經濟水平和產業發展特點,國內各地區積極落實國家關于機器人的各項政策,并采取一系列具體舉措。從各地區發展目標來看,廣州、重慶、南京、湖北等4地2020年機器人產業規模目標將達到或超過1000億元。上海、東莞等地目標是超過500億元(如表2)。

產業經濟環境分析

經濟結構轉型
我國目前已處于工業化中后期階段。轉變經濟增長的動力、提高效率、鼓勵技術創新是必然的選擇。中國制造業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年來的發展,已經具備規模優勢和技術基礎,產業資本也比較充足,涌現出了個別具備國際競爭力行業,如通信業。但是眾所周知,中國制造業“大而不強”,為了必然要在經濟轉型中升級,工業機器人從誕生之來就旨在提高制造業效率、提高產品質量,從而降低整體成本。因此,經濟結構轉型的“推力”是國內工業機器人市場發展的基礎力量。

制造業產業轉移
由于世界各國制造業比較優勢的相對變化,新一輪的全球制造業產業轉移已經拉開了序幕,制造業產業轉移呈現出了許多新的趨勢。對我國而言,受人力成本制約明顯的勞動密集型產能則逐漸從我國向東南亞、墨西哥、巴西等國家和地區轉移,我國制造業發展面臨嚴峻局面。

因此,要解決國內制造業面臨的困境,需要從兩方面著手:一是改變制造業結構不合理現狀,提升制造業整體質量水平;二是在制造業中推廣工業機器人的應用,緩解人力成本上升帶來的壓力。隨著產業轉移的逐步推進,工業機器人的應用將成為人力的最好替代方式,未來我國工業機器人的大范圍應用將會集中在廣東、江蘇、上海、北京等地,其工業機器人擁有量將占全國一半以上。

勞動力成本上升
由于生育持續保持較低水平和老齡化速度加快,目前中國15-64歲勞動年齡人口的比重從2012年的高點(74.5%)持續下滑,2014年末降至73.4%。生活水平的提高驅使人們去尋求薪酬更高和工作環境更加舒適的行業,服務業便是理想的“目的地”。服務業的分流、當下人口的緩慢增長和人口老齡化使制造面臨勞動力短缺的危機,勞動力的短缺和服務業的相對高工資又促使制造業用人成本趨勢性上升。回顧中國近二十年的經濟發展,農村勞動力轉移和人口紅利相互疊加為制造業提供了大量的廉價勞動力。而今天,劉易斯拐點隱現和人口紅利逐漸減弱,導致傳統依賴廉價勞動力成本的發展模式受到挑戰,從而促進了制造業轉型期對機器人的需求:一方面,勞動力價格上升給企業帶來直接成本壓力,促使企業使用機器替代人工;另一方面,勞動力價格上升預期也推動企業推動機器人普及和提升,來規避未來勞動力價格繼續上升的風險。

兩化融合快速推進
國內工業化和信息化快速融合(即“兩化”融合,中國版的“工業4.0”)的背景下,本土機器人公司有望獲益。在制造業面臨升級壓力和人口紅利消失的情況下,我國工業化和信息化融合進入快車道。機器人成本的下降,加之人工成本的上升,使得“剪刀差”出現,越來越多的行業將加快推進機器人普及的過程,中國制造業的自動化水平將持續提升。同時,在對產品質量和生產效率等要求逐步提升的過程中,制造企業信息化也變得越來越重要。國產機器人企業經過前期技術積累,憑借本土化優勢,將從系統集成應用快速切入。

產業貿易環境分析
據海關統計,2014年,我國進出口總額26.43萬億元人民幣,比2013年增長2.3%。其中,出口14.39萬億元,增長4.9%;進口12.04萬億元,下降0.6%;貿易順差2.35萬億元,擴大45.9%。按美元計價,2014年,我國進出口、出口和進口分別增長3.4%、6.1%和0.4%。2015年,我國進出口總值24.58萬億元,比上年下降了7.0%。其中,出口14.14萬億元,同比下降1.8%,進口10.45萬億元,同比下降13.2%。2016年,中國外貿發展面臨的國際環境可能略有改善,但回升幅度有限,風險和不確定因素較為突出;國內環境總體穩定,但經濟下行壓力依然存在。

從國際看,世界經濟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尚未找到新的強勁增長點,全球勞動生產率增長減速,經濟潛在增長率下降。

經過多年的政策寬松后,各國宏觀經濟刺激政策的積極效應普遍遞減,而負面影響上升,不少國家宏觀調控陷入兩難境地。在全球經濟總體弱勢復蘇的大背景下,不同國家之間經濟狀況的差異擴大。發達國家經濟增速從低谷緩慢爬升,對全球經濟的貢獻增強;新興經濟體難以恢復到前幾年的較高水平,大宗商品價格下跌、資本外流等可能加大其下行壓力。據IMF預計,2016年全球經濟增速僅略有提高,為3.6%。其中,發達國家增長2.2%,較2015年上升0.2個百分點;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增長4.5%,較2015年提高0.5個百分點。

而從國內看,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深入推進,將創造新的消費和投資需求,對經濟增長形成有力支撐。產業結構、區域結構、收入分配結構進一步改善,提升了經濟增長潛力。全面深化改革穩步推進,“改革紅利”逐步釋放,將激發廣大經濟主體的創新動力和經濟發展活力。特別是我國積極推進新一輪擴大開放,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取得的改革開放經驗將推廣到其他地區甚至全國,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路戰略進入實施階段,將為我國經濟特別是對外經濟貿易創造新的增長空間。國務院出臺的支持外貿穩定增長、加強進口等政策措施深入落實,有利于保持外貿持續穩定增長。但我國工業產能過剩、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勞動力成本快速上漲等矛盾交織,短期內難以化解,將對經濟特別是投資增長起到抑制作用。總體上看,2016年國內外貿發展的環境基本穩定,但是仍然面臨著巨大的壓力和挑戰(如表3)。

雜志訂閱

填寫郵件地址,訂閱精彩資訊:
单双中特